在2018达喀尔欢迎我之前,我在这里度过了2017年(二)


又是一个12小时的飞行。先从佛罗伦萨飞到荷兰的阿姆斯特丹,然后直飞秘鲁的首都利马,飞机上到处可见衣服上印着达喀尔logo的参赛人员。

利马比欧洲又晚了六个小时,和北京时间差12个小时正好相反,我们在欧洲倒了6个时差所以没什么反应。

翻翻照片回忆了一下威尼斯,其实很有意思,作为踢车帮的一员,我这么热爱汽车,却在一个一辆汽车都没有的城市里生活了好几天。


正所谓无爱即无忧吧,没有了汽车带来的快乐,却也不会再操心车、人和城市里的那些事。

这里只有船,公共汽车变成了公共汽船,出租车变成了出租船,警车变成了警船,消防车是消防船,救护车是救护船。有限速,但不知道有没有限行。

热红酒平生第一次喝,在有点冰凉的夜晚确实很暖身。冰凉就是我对晚上气温的形容,因为并不寒冷,但是确实有点冰凉。

这里的人很喜欢狗,而且不分品种血统,都是戴着牵引绳出门,大部分也都给穿衣服。好玩的就是他们为狗想的很周全,可以去任何没有注明禁止狗狗入内的地方,包括教堂。我转了几天没见过不让进的地方,船也是照坐。

在这里工作的话,我们是不是只能叫《踢船帮》……夏东评船……从夏看船底……船底有什么好说的,也许能夏东评船桨,而我只能聊聊摩托艇了……

于是坐火车走人,去个有汽车的城市过跨年夜,然后出发去南美。

两个小时的车程,来到了著名的佛罗伦萨。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保存得真好,历史800年的圣母百花大教堂用了一百多年建造,另外,在这里又看到了形形色色不同的车。

2017年12月31日晚上11点左右,人群开始涌向圣母百花大教堂,大部分人手里都有酒,很多都是香槟,准确的说应该是起泡酒。看起来好不热闹,鞭炮声,呼喊声,狂欢的气氛越来越浓厚。


我很惊讶他们可以在这样一座古迹的周围,放炮、放花,而后来有一些人演变成了发泄。一辆摩拜单车被扔来扔去,酒瓶子砸在地上的声音也是时常响起。也许他们已经习惯了,但对于我这样一个外国人来说,在这样的环境里不免还是有点紧张。

总的来说在这里迎接2018的到来感觉还是不错的。好吧,回去眯一会儿,四点钟起床,六点钟飞机。

秘鲁,我来了。

点击标题查看宏義出征达喀尔日记

(一)2018,我们的宏義又出征达喀尔,为什么说“又”?
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